扩围认定猥亵罪标准撑起儿童保护伞

日前最高检发布第十一批指导性案例,对检察机关办理性侵、虐待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进行办案指导。该批指导案例分别是齐某强奸、猥亵儿童案,骆某猥亵儿童案以及于某虐待案。

记者注意到,骆某猥亵儿童案这一指导性案例,进一步明确了通过网络通讯工具,实施非直接身体接触的猥亵行为与实际接触儿童身体的猥亵行为具有相同的社会危害性,可认定构成猥亵儿童罪(既遂)。(11月19日《新京报》)。

生活中,无论是性侵还是猥亵儿童,一般都是在较为隐秘的条件下进行,往往出现证据不足、认定困难等情形。从过去的事实来看,此类案件曝光和查处大都是被侵害儿童告诉家长、老师或者是家长发现异常追问后愤而举报。因而说,受害儿童陈述很重要。最高检指导性案例表明,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证据审查应有别于成年人标准,应从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权利的立场出发,肯定未成年被害人的陈述对案件事实认定的关键性作用,哪怕是被告拒不认罪,只要有被害人陈述和一些间接证据,即可认定性侵和猥亵罪。这无疑加大了打击性侵和猥亵儿童犯罪的力度,并起到强力震慑犯罪的作用,撑起了保护儿童法律保护伞。值得充分肯定和支持。

事实证明,一些不法之徒之所以会性侵和猥亵儿童,大都是利用自己亲朋、邻居或老师等特殊身份引诱威胁儿童就范,再加之未成年人危险识别和防卫能力相对较差,根本不知道如何防护和保存证据,再者不敢揭发和报案,从而致使一些犯罪者逃脱打击。事实证明,对性侵和猥亵儿童犯罪认定应区别于成人。在此案件中,被告人齐某一直拒不认罪,就是出于这一心理妄图逃脱法律制裁。但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但最高检和最高法还是根据被害学生的陈述,以及一些间接证据对齐某的犯罪事实进行了认定,使之受到应有的惩罚。虽然,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例案件,但却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从而在今后给各级法检两院认定此类犯罪提供了范本。因而说,意义重大而又深远。

也许有人会说,儿童年龄幼小,这一新的证明标准是否会引发误判的可能?无辜被诬陷的被告人的权利该如何进行保障?其实,新的指导性案例并非完全肯定被害人陈述的证明力:如果只有被害人陈述,没有其他证据确证,不能定罪处刑。

另一个亮点是非身体接触猥亵可认定猥亵儿童罪。对此,有些人可能不理解,身体都没接触何谈猥亵?案情显示,2017年1月,骆某使用化名,通过QQ软件将13岁女童小羽加为好友。聊天中得知小羽系初二学生后,骆某仍通过言语恐吓,向其索要裸照。在被害人拒绝并在QQ好友中将其删除后,骆某又通过小羽的校友周某对其施加压力,再次将小羽加为好友。同时骆某还虚构“李某”的身份,注册另一QQ号并添加小羽为好友。小羽被迫按照要求自拍裸照十张,通过QQ软件传送给骆某观看。后骆某又以在网络上公布小羽裸照相威胁,要求与其见面并在宾馆开房,企图实施猥亵甚至性侵行为。因小羽向公安机关报案,骆某在依约前往宾馆途中被抓获。由此可见,虽然双方是通过网络聊天,还没有身体接触,但是骆某已经构成违法犯罪,因此被定性猥亵儿童名副其实,毫不冤枉。假如被害人还委曲求全,没有报案,甚至还会形成强奸未成年人的严重犯罪。

毫无疑问,放宽性侵和猥亵儿童认定标准,能起到更好的保护未成年人的重要作用,不失为惩治此类犯罪的有益尝试,值得进一步完善和支持。同时,也需要全社会敢于和善于同各类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人们安居乐业。